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你不知道老师的放荡-你不知道老师的放荡
因为是高二,下午的课程还是比较紧的,其中就有陶春老师的课,她是教我们化学课的,当她走进教室,我突然眼前一亮,她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,裙子很短,比她中午穿的那件睡裙也不呈多让,全班男生看她的目光中,多少都带出了些许异样。
  上课没什么好讲的,中间有次让我们板书的时候,陶春老师点了我的名字,题目内容很简单,我早就了然于胸,但是在黑板上没写几个字,粉笔就断了,我四下看了看,只有讲台上有新粉笔,也没多想,直接就走过去拿粉笔。
  讲台与黑板的过道很窄,我只有站在陶春老师的身后,才能迅速拿到粉笔,刚站到她的身后,正要拿粉笔的时候,陶春老师不知道怎么着,突然就轻轻撅了一下她的臀部,正好顶在我的鸡巴上面,让我的心头猛然颤抖几下。
  我有些心虚的朝着讲台下面看了眼,发现同学们并没有发现异样,这才赶紧抽出粉笔,继续去板书,刚才那个动作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我的鸡巴也没有来的及硬,不过等我回到座位上时,回想起刚才的那个场景,鸡巴再度充血膨胀起来。
 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我也不明白陶春老师刚才在讲台上是不是故意的,但是让我一下午的课都没什么心思听下去,不过好在老师将的内容我都会,也不在乎听于不听了,但是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从中午到现在,鸡巴已经硬了好些次了,再不发泄出来,恐怕就要坏掉。
  下午放学之后,我如往常一样来到我妈的办公室门口,准备跟她一起回家,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很是清脆的笑声,是陶春老师发出的,这间办公室里有好几个老师,不过已经放学很久,估计里面只剩下我妈和陶春老师两个人。
  我妈跟陶春老师是闺蜜,从上师范就是住一个宿舍的,一直到现在,关系是没的说,我有些好奇她们两个在办公室会聊些什么,也没急着进去,于是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,听她们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。
  她俩可能已经聊了一会儿了,我趴在门上只听我妈轻声说道:「桃子,你也该收收心,不能再跟学生胡搞了,真要是让人知道,你这工作还要不要了。」「咦!你怎么知道我又跟学生干那事儿了,我好想还没跟你分享吧!」陶春老师满不在意的说道,我听她说的这个意思,似乎以前经常跟我妈分享这方面的事情。
  我妈轻声哼了一下,说道:「这还用你说,中午我进宿舍的时候,房间里面全都是干完那事儿的味道,幸亏我家小天还不明白,要是他知道了,还不定怎么看你这个当阿姨的。」
  陶春老师顿时咯咯笑了出来,我听着她的笑声,心中暗自腹诽,我妈也太小看我了,我不仅知道那是什么味道,甚至陶春老师跟她学生打炮的时候,我还看见了,甚至她的蜜穴都被我看在眼里,让我这一下午都平静不下来。
  陶春老师笑罢之后,轻声叹了口气:「你也知道我家老常一个月也在家不了几天,咱这个虎狼之年,要不经常找点乐子,谁能熬的住,倒是你,有个高大威猛的儿子在身边,说实话,你对小天下过手没有。」听到陶春老师跟我妈开始谈论我了,立刻让我兴奋起来,把耳朵更是往门上贴了几分,生怕漏掉她们说的每一个字。
  「别瞎说,那可是我亲儿子,怎么能做那种事情,找谁也不能找我儿子啊。」我妈说话的声音明显是带着羞涩,虽说是在埋怨陶春老师,但又有一丝兴奋在里面。
  「别装了,这年头这种事情还少了,高三那些陪读的家长中,我看就有不少荤事儿,人家能做,你为什么不能做。」
  明显的我妈沉默了片刻,她为了转移开话题,问道:「你咋知道那些陪读家长中还有那事儿,你又没有亲眼看到过。」
  「切!你知道什么啊!」陶春老师顿了一下,故作神秘的说道:「前几天我去一个高三的学生出租屋家访,那个学生母亲开的门,虽然门只开了一条缝,但我却见到那个学生只穿着个内裤在屋里坐着,老远就能看见学生内裤里的家伙举动老高,他母亲只穿个很短的吊带裙,你说他们母子两个在屋子里能干什么?」「也许是那个学生正准备换衣服呢!」我妈说这话的时候就很没有底气,明显是她也相信了陶春老师的说法,只是不愿意这么快就承认罢了。
  陶春老师也不愿意再跟我妈争辩,又把话题换到了我的身上,说道「说真的,你家小子你要是不用,我可是要上手了啊,真没看出来小天的身板还挺有料的,中午看的我下面又流了不少的水儿。」
  「你敢!」我妈轻声呵斥了陶春老师一声,虽说是呵斥,但开玩笑的成分居多,她说完之后觉得有些不妥,又道:「你该收收心了,不能总是跟个欲女似的,见到年轻小伙子就想来一炮,那像什么话。」
  陶春老师嘿嘿笑了两声,语气变的正经起来,但是说的内容却十分的不正经,只听她说道:「说真的,你家小子让我用用,我保证之后绝对不再乱搞了,再说了,他那个年纪,正是需要发泄的时候,你又不给他疏解,以后真要是犯了什么错误,还怎么考清华北大。」
  我妈听到这里,顿时沉默了,良久之后,才埋怨着说:「你整天净是些歪理邪说,这都几点了,小天咋还没过来呢,我得去看看。」听到这里,我知道不能再继续听下去了,我妈马上就要出来,赶紧将办公室的门给推开,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叫道:「妈,我放学了,赶紧回家吃饭吧。」
  走进办公室之后,我又装出刚发现陶春老师的样子,说道:「啊!陶老师好!」陶春老师冲我微笑点了几下头,还不着痕迹的眨了几下眼睛,目光中春意盎然的,让我心中有些发痒,鸡巴又有要抬头的意思。
  我妈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听到我的话后,就朝着门口走了过来,打算带我回家做饭,我也准备从办公室里面走出去。
  可是我刚刚转过身,就听见陶春老师在我身后说道:「对了珍珍,你先别让小天回去,我突然想起来车后备箱里面还有几袋花生没搬到家里面,你先回去做饭,让小天先帮我把东西搬到家里面去。」
  我听到陶春老师的话,立刻就兴奋起来,陶春老师明显是打算让我跟她有个独处的机会,难道是等会儿就准备跟我打炮,这让我感觉自己身体里有股火焰自下而上的升腾起来,生怕我妈会拒绝了陶春老师。
  我妈扭头看了看陶春老师一眼,她看出来陶春老师笑容中的异样,也明白过来陶春老师要做什么,很是纠结了一番,这才对我说道:「小天,你去帮你陶阿姨一下,快去快回,我在家里等着你回来吃饭。」我强压着自己内心中的兴奋,答应了一声,扭头偷看了一眼,发现我妈正在手指戳着陶春老师的肩膀,并且用气声对她说:「不许胡来!」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,走出了办公室,等她们两个在里面交涉完之后,才走出来。
  我家小区跟陶春老师家的小区不远,就是隔着一条马路,我妈开车把我在小区门口放下来之后,又对我嘱咐了一句让我搬完之后快点回去,就开车进了小区。
  陶春老师的汽车就在她小区门口等着,我过去之后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,虽然我心中有猜测陶春老师是想跟我打炮,但又不敢确定,上车之后一直都十分的规矩,只是朝她大腿上瞟了几眼,只等着她把汽车开进了地库里面。
  本以为陶春老师说帮她搬花生只是个说辞,谁知道她后备箱里面真的有好几袋花生,每袋有个二三十斤的样子,这让我激动的心情跌倒了谷底,认为她没有别的意思,真的是让我帮她搬花生而已。
  我一个手提两袋,算下来也有一百多斤了,虽然能提动,但是也着实费劲,她的车位离电梯口有些距离,我为了逞强,中途根本就没有放下,一口气将这一百多斤的东西提了过去,又一口气提到了她的家里面,气温不低,这让我变的是满头大汗。
  将东西来回又跑了两趟,这才将她车里面的东西给搬完,陶春老师见我累的满头大汗的样子,有些心疼的说道:「瞧把我们小天累的,在老师这儿洗个澡再回去吧,省的你妈见我把你使唤成这个样子埋怨我。」我本来是想拒绝的,可是陶春老师不由分说就将我推进了卫生间,还从毛巾架上拿了条毛巾给我,应该是她平时用的那条。
  在卫生间她也没着急出去,对着我说道:「把衣服脱了吧,卫生间没地方挂衣服,我帮你拿出去。」
 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,心中想着反正中午她也见过了,再看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索性很是光棍的将上衣裤子全部都脱了下来,等陶春老师出去之后,我就开始洗澡。
  陶春老师家我也是偶尔会来,但洗澡还是第一次,我飞快的用水将自己身上的汗水冲干净,当我洗到自己的鸡巴上时,突然又想起中午陶春老师的蜜穴了,又联想到她现在正在外面,我们两个这是独处一室,真会发生点什么也说不定。
  说是洗澡,也就是三两下把身上的臭汗给冲干净就算完事了,我也没心思再她家里面洗澡,把身上大致擦过之后,就从卫生间走了出去。
  外衣都被陶春老师给拿走了,我只能穿着内裤就走出去,房间里的空调已经被打开,刚洗完澡出去,感觉到皮肤上的温度十分舒服,陶春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换了吊带,还是那种十分透的吊带,我能看到她胸前两颗十分诱人的樱桃,下面穿着T裤,只把蜜穴给遮住了,那些不老实的毛毛却调皮的钻了出来。
  「口渴了吧,来吃水果!」陶春老师见我出来之后,双脚就从沙发上放了下来,也许是怕切水果的汁液溅到腿上,她的两条腿叉的老大,根本不怕我看。
  我哪有什么心思吃水果,目光一直锁定在她的两腿之间,虽然中午已经看过里面的内容,但现在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,才是最诱人的。
  由于坐姿的原因,肉缝处的T裤已经有小半陷了进去,肥厚的蚌肉已经露在了外面,随着她切水果的动作,蚌肉微微开阖,像是一点点的在咬着T裤,想要把裤带吃进去似得。
  陶春老师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光,还是在认真的切着水果,甚至由于用力,腿部的肌肉也开始紧绷起来,让下面的肉蚌更加突出,更是显得娇艳欲滴。
  我看的有些痴了,目光一直聚焦在陶春老师的双腿之间,一时间忘记自己只穿了条内裤,鸡巴如同吹气球般的鼓涨了起来,把内裤顶的老高,差点顶到陶春老师的脸上。
  「来吃水果……」陶春老师拿起一块水果正要递给我,转眼间就看到了我内裤上顶起的帐篷,她顺着我的目光低头看了一下,立刻就明白我的小帐篷为啥会顶的这么厉害。
  不过她也没有收腿,只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说道:「瞧你没出息的样子,中午不是告诉你了,用得着这么猴急么?」
  我尴尬的笑了几声,有陶春老师这句话,算是个我吃了定心丸,虽然目光依旧热辣,但却不只定格在她的蜜穴上,开始观察她的整个身体来。
  我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水果块,但根本就没心思吃,在嘴里胡乱嚼了几下之后,就匆匆咽了下去,以前来陶春老师家的时候,要么是跟着我妈过来,要么是过来补课的,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穿着,更没有见过她这么放荡的一面。
  我在陶春老师身边坐下没多久,她就不再切水果了,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,向上慢慢的抚摸,然后隔着内裤就捉住了我的肉棒,我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马眼儿上渗出的液体已经将内裤前端打湿,在她这样紧握之下,有更多的液体被挤了出来。
  陶春老师手指在我的内裤上边一挑,就将我的肉棒给掏了出来,熟练的把肉棒握在手心撸动,让我不住的向上挺着鸡巴,美的都叫出了声音,突然感到鸡巴根部一凉,我立刻就睁开眼睛朝下面看去,发现陶春老师正把水果刀的刀背放在我的鸡巴根本,吓的我大惊失色,差点没让鸡巴立刻就软下来。
  陶春老师也感觉到我鸡巴有萎缩的迹象,又熟练的撸动几下,以保持肉棒的坚硬程度,她嘻嘻笑了两声,说道:「天天,有些秘密是需要保守的,就如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,是不能跟外人分享的,明白我的意思么?」到这个时候,我怎么还能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无非就是想告诉我,不要把她跟自己学生乱搞的事情传出去,我怎么可能会乱说,另外我现在不正在跟她做同样的事情么,脑子发抽才会出去乱说。
  「明白!明白!陶老师,先把刀子拿开吧,我害怕!」说实话,我真是怕她手中的水果刀,真要是反过来朝我的鸡巴上来一刀,我下半生的性福生活可全就完蛋了。
  陶春老师又嘻嘻笑了两声,她也不打算再吓我,将水果刀放回了果盘之后,两手同时在我胯下运作起来,一只手握着肉棒撸动,另一只手玩弄着睾丸,我从没有受过这种性刺激,感觉鸡巴涨的要爆开似得。
  突然,陶春老师的一低头,檀口顺势就将我的龟头包裹住,她在这方面十分老练,裹住龟头之后,在我的腿间上下浮动,我感觉自己的鸡巴进入一个温热的空间中,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吸着整根鸡巴,而马眼儿的顶端,似乎有无数只小蚂蚁在跑跳,顿时酥麻痒等说不清楚的快感就传遍的全身,从没有受过这种刺激的我,很快就控制不住,精关大开,直接喷射了出去。
  年轻人的火力十足,陶春老师似乎也没想到我会射的这么快,前几股最猛的炮弹直接打在了她的上颚,我甚至能听见呲呲声,等陶春老师反应过来,稍微握紧了些鸡巴,才让炮弹发射的力度缓了下来。
  饶是这样,陶春老师还是被我喷发而出的精液给呛住了,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眼泪涌了出来,我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,觉得十分不好意思。
  「陶春老师,对……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」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,看到陶春老师难受的样子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以为是自己做了错事似得。
  陶春老师咳嗽了几声,很快就缓过劲来,她抿着嘴笑了出来,眼眶中还闪闪泛着光亮,显得极其惹人怜爱,她双手捧着我已经有些变软的鸡巴,说道:「没事,不用在意,年轻就是不一样,老师真是越来越期待你这根坏东西了。」说着,她又开始搓我的鸡巴,低下头伸出丁香小舌,用舌尖舔弄龟头上面残留的精液,很快就将整根鸡巴舔弄的十分干净。
  我感受着陶春老师这样香艳的服务,心中的浴火再度迸发出来,感觉下面又要开始充血,已经软下去的鸡巴,又要有抬头的趋势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,把我吓得打了个机灵,鸡巴没能顺利的站立起来。
  我有些不想去管手机,无奈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只能懊恼的把手机找了出来,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,发现竟然是我妈打过来的,立即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我妈肯定是觉得我在陶春老师家里时间有点长,打电话来催我回去。
  「臭小子,搬东西需要那么长时间么,还不赶快回来吃饭!」我妈在电话里使劲的催促,好像她清楚我在这儿做什么似得。
  就在我听着我妈说话的声音时,陶春老师又将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面,我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一边抚摸着陶春老师的乳房,一边和我妈敷衍着,就好像同时被两个熟女服务似得,十分惬意。
  「刚搬完,这就打算回去了!」没办法,我知道要是我再不回去,我妈肯定会上门来找我,今天是没办法跟陶春老师继续下去了,只能以后再找其他机会,放下电话之后,我见陶春老师还在吸着我的鸡巴,只得扶着她的脸庞,另一只手将鸡巴从她嘴里抽了出来,还带出一条细长的淫液,见到这样淫糜的场面,让我有种再次将鸡巴塞进陶春老师嘴里的冲动。
  「陶老师,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!」我找到自己的衣服,飞快的穿了起来,生怕自己忍受不住不舍得离开。
  陶春老师也清楚我妈的脾气,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嗯了一声,她眉目中满是春意,显然是非常不舍得我离开,见我穿好衣服往外面走时,也不起身去送,只是用目光将我到了她家门口。
【完】

友情链接:青青草原免费视频_青青草国产播放视频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